玉生烟

江锦年/玉生烟。微博Moon西江月,链接打不开直接可以搜微博。

《古镜》壹。黯耀。

_“他离开王府五个年头了,外面人都说他死了。”

王耀用指尖磨蹭着掌心来路不明的古铜色镜子,老旧的镜框沉淀着时光的沧桑,妖异的花朵被经年的黑色锈蚀浸染成墨色,镂空刻出精致的纹路,仿佛能把人的灵魂都吸进去。不知是甚么花儿的暗纹,但王耀觉得这纤弱花身却有种在暗夜中妖艳绽开的错觉。

纵使镜子已经很古老,镜身布满了深褐色的铜锈,但镜面出奇的洁净透彻,己身的倒影清晰可见。

明明是那么清晰的影像,却给他不真实的感觉。
如同身处云雾之中,那倒映身影的每一根发丝都几近现实,镜中人的面容却越发模糊诡秘起来,越来越陌生,越来越不像他,反倒是……他的家弟?
不敢确定自己心中的想法,家弟早就不在多年了。

王耀握着镜子的手指忽然一颤,镜在指间不稳的摇晃,险些坠落地面。男人蜜色瞳孔如同针刺般骤然收缩,急忙稳住镜子,紧紧握在手里。身躯微微颤抖,一丝丝透明的汗水顺着圆润的面颊流淌,顺着下巴滴落,在衣领上晕染出一片深色的痕迹。那镜中倒影弯起唇边笑得温柔却显诡异。

那一定是幻觉罢?他这么想。

方桌角落有他人转交来的木盒。并未注明送者的身份,凌厉的黑色笔锋只留下阿耀收寥寥几字。他咬着下唇默不作声,这等奇怪事儿碰上他并无恐惧倒是对那人多了一份思念。

是你回来了吗……黯?

圆窗外,风雨依旧。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