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生烟

江锦年/玉生烟。微博Moon西江月,链接打不开直接可以搜微博。

突然想短打点银寅的东西。

寅哲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次以人类形态和端木银接吻是在联契时。端木银扣住了他戴着锁灵戒的手,十指交叉。谁又能想到这不羁的纨绔子弟只是纯情柔和的轻轻吻上转瞬即逝。

寅哲脑子里浮现了很多,端木银要他做他的影灵时,给他戴上锁灵戒时,表情也都是无比的疼爱和真挚。盛夏的午后端木银倚着林中的古树,枝丫交错衔接阳光路过便抛下一片光影斑驳在端木银脸上,他悠闲的闭了眼,抱着怀里的小赤狐顺毛揉耳朵,嘴里还哼着什么小曲儿。

一切有关他的阳冥司的回忆涌了出来,指尖不由得抚摸上还留着温热的唇瓣。端木银只是待他如主宠一般的疼爱,对宠物一样的关怀。而这一吻,便足以让心怀不轨之人难忘。

狐狸又怎得通人性?后来他只知道端木银离开了,背叛了誓言,他只知道端木银欠他的!很多很多年以后,也未曾知晓自己对那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思,觉不出自己已溺入沼泽。

评论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