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生烟

江锦年/玉生烟。微博Moon西江月,链接打不开直接可以搜微博。

!!神仙眷侣。

仙都怪谈:

这个系列暂时先到这里结束,不才阿仙感谢各位喜欢。
1、本系列开放全网(包括外网的)转载授权,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标明出处。
2、开放一切非商业的私人线上使用,例如背景,头像,题图的授权,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标明出处
3、comic up实体无料已经独家授权社团:静室的摄像头,主催琼林,详情请问他。
4,无水印无法提供,抱歉。
5、商用不可!


另外继续求诗呀,各位道友文采都超棒呀

我靠。广播剧花絮魏婴一边哭一边嚎江澄还嚎出点哭泣奶音,太可爱了吧。从特别凶的江澄还不快滚过来帮忙最后一边嚎一边小声江澄江澄江...名字都喊不完整。...天,太可爱了。实名想日少年羡。

不过以后就是江澄:“你刚刚喊谁?”

个人置顶。江锦年。

您安,这江锦年。

凭心情掉落文图的人,活跃在评论区。

灵魂飙车手,名朋和腾讯欢迎剑三和魔道等剧组扩列。

【✨✨杂食党,自己避雷,爱看看不看滚,少来我面前蹦找骂。✨✨】

雷点是曦澄曦瑶和澄受向 。all羡并深情于澄羡,wx第二,除了wx外只吃湛受。

我讨厌mxtx,玩玩语c陪亲友。偶尔产粮不混圈。

讨厌wx圣教徒和mxtx无脑护。开除粉籍真的好好笑,是,不配拥有md乱圈的高贵粉籍。

互不干扰罢。

呜呜呜这个小细节看泪目了,好虐,双杰真的好虐。差一点点,一点点就抓到了啊!偏是枝节横生阻拦错过,就像暗示双杰的结局一样呜呜呜。

熙华熙接触三十题6/7/8/11

【接触三十题】【6/7/8/11】
6,闻味道
杨敬华感受到端木熙手臂收紧时,不由自主得朝他那边贴了贴。太近的距离让他感受到端木熙温热的呼吸和胸膛有力的心跳,如果时间能就此停住,他的心跳与呼吸永远存在就好了,杨敬华这么想到。

近在咫尺的银发引诱着他的目光,被拥在怀中的人想那手感一定很柔软,就像他不曾见过的那个熙般柔和。端木熙刚下了祭台,像用上了最后的力气把杨敬华紧紧抱在了怀里,低下头埋进了他的颈侧。

除了收得越来越紧的手臂,杨敬华还感受的到热气喷洒在自己的颈肩,有些不自然的痒意。

“熙……?”
不像杨敬华那般不知所措,端木熙只是觉得,杨敬华身上的气息能够让他安心。


7,摸头

很快用尽力气的端木熙被杨敬华抱进了屋子乖乖睡觉,也就是这时他才会毫无防备安心睡去。
杨敬华想要是熙知道自己又抱了他估计会不乐意,不过倒是满足了他刚才想摸端木熙头发的愿望。他抬了手,指腹揉搓发丝,发现并不是想象中特别柔软。

黄泉之境中的人,只是过去式。

8,一方的把另一方的手收到了掌心

腊月隆冬,天寒地冻,红梅缀雪点银华。端木熙再醒来时已经是三天后。他睁眼没有发现杨敬华的身影,但是却能感觉到他在线附近。

空气染了寒凉,凛风钻进杨敬华的衣领,他举着端木熙的手机,看到人醒来有些讶然。很快便笑眼盈盈的凑上去给他看刚拍的照片。
“端木端木!你可算醒了!我和你说,这场雪可大了,我怕你看不见拍下来了。喏,你看我堆的雪人!”

端木熙有些哭笑不得,想着在外人看来凭空一个雪人慢慢堆起来也是相当恐怖了。却不由得弯起了唇角,心头涌上暖意。

他看着窗外皑皑白雪,抬手将杨敬华的双手拢在掌心,心中责怪他那么冷的天还去做这种事。一直在室内的体温相当的暖和。

一向过目不忘的人,差点忘记了。

杨敬华根本感觉不到。


11,拉勾
遗忘了指腹相印结下的约定,承诺也未能实现。这是端木熙合眼前想到的。
他最后还是食言了。

《殊同.下》熙华abor18,外链。

*熙华
*r18注意【abo.捆绑.眼镜.师生.办公室play.最近很火的体型差束缚感体位等元素注意避雷。】

https://m.weibo.cn/6361595534/4159845550119203

突然想短打点银寅的东西。

寅哲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次以人类形态和端木银接吻是在联契时。端木银扣住了他戴着锁灵戒的手,十指交叉。谁又能想到这不羁的纨绔子弟只是纯情柔和的轻轻吻上转瞬即逝。

寅哲脑子里浮现了很多,端木银要他做他的影灵时,给他戴上锁灵戒时,表情也都是无比的疼爱和真挚。盛夏的午后端木银倚着林中的古树,枝丫交错衔接阳光路过便抛下一片光影斑驳在端木银脸上,他悠闲的闭了眼,抱着怀里的小赤狐顺毛揉耳朵,嘴里还哼着什么小曲儿。

一切有关他的阳冥司的回忆涌了出来,指尖不由得抚摸上还留着温热的唇瓣。端木银只是待他如主宠一般的疼爱,对宠物一样的关怀。而这一吻,便足以让心怀不轨之人难忘。

狐狸又怎得通人性?后来他只知道端木银离开了,背叛了誓言,他只知道端木银欠他的!很多很多年以后,也未曾知晓自己对那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思,觉不出自己已溺入沼泽。

《殊同.上》熙华abo设定,下篇开车,校园师生。

“暗处滋生的卑微爱情是否如此不值一屑,却将人抛入炽热烈焰中烤得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

端木熙合了书反手扣在桌上,轻倚在柔软办公椅背上抬手揉按着太阳穴。他最近有很多烦心事,那个叫杨敬华的问题学生他注意很久了。这本内容乱七八糟的青春恋爱小说就是今天上课时从那孩子手里没收的。

他所教学的地方是全是唯一的混合高中,比起一般的alpha校omega校beta校分开教育类型,这里反而显得更加平等教育。当然——恋爱的酸臭味就更浓烈了。而且学校里问题学生也不少,拉帮结派,甚至搞出过校内omega怀孕的事故。这些对于刚刚大学毕业找到工作,没比这帮年轻气盛的人大几岁的端木熙来说,处理这些事情就格外复杂。何况他自己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性alpha,也有自己理想的伴侣,喜欢的对象,只是不敢直言。

至于那让他十分头痛的学生,杨敬华。典型问题学生,拉帮结派校园黑恶势力一帮的大哥。性别却是个男性omega,长相清秀眼尾上吊又平添娇俏,身材不得不说实在矮小了点,纤细的手腕脚踝给人能轻易折断的错觉,却没人敢小看他浑身上下任何一个关节所拥有惊人的爆发力和韧性,比alpha中的身体素质精英还能打。长得倒像个omega,这般利害怕是两三个alpha一起都难以制住他。自然让那群人心服口服对他的性别乖乖闭嘴。让端木熙在意的是,杨敬华对他很有恶意,上课故意捣乱引起注意,下课还很乐
意往他办公室跑和大爷似的往桌子上一坐翻起他桌子上的答案……而且他很担心杨敬华成为下一个麻烦,高三都是成年的人了,发情期是如何渡过的?万一有企图不轨的alpha……端木熙到底还是打住了想法,他不会低估杨敬华的本事,而是打心底敬佩这个自在洒脱活得快活不受世俗限制约束的人。

当然,端木熙不是神。也不可能料到看似对一切都无所谓潇洒至极的杨敬华也有烦心事。蝉鸣于树毫无忌惮得奏着交响曲,燥热的天气让坐在台阶儿上的杨敬华更加郁闷的踢着脚边的石子儿。活了这么多年他居然也有喜欢的人了,而且自己暗恋的还是老师。该死……

杨敬华有个秘密,他能与普通omega不同的秘密。从性别觉醒那一天他虽然停止了身高和体型的发育,但是身体却愈发有力。并且一般o的快感都来自于后面,前面那东西带来的感觉微乎其微。而杨敬华完全可以靠前面高潮,发情期靠自己可以解决,根本没有那么难熬。甚至如果他想,他可以去操别人,完全可以离开omega雌伏他人身下的命运。他可以比alpha更强,除了不能标记别人和多了生育能力外,他的生理上完全没有一个omega的特征。

但是现在,他愿意。本来可以选择另一种命运的他甘愿一股脑坠入爱河,愿意像普通omega一样结婚生子,心甘情愿被命运束缚,套上人生绑定的枷锁,他相信有只蓝色的蝴蝶在层层锁链中舞者,发出神圣的蓝焰让他飞蛾扑火般的追逐,在迷雾中望眼欲穿朝见那属于他的神明。

不因为别的,只因为他杨敬华喜欢!!!

他便是个如此恣意洒脱,敢想敢做随心所欲的人。又何必在此苦恼,定下了决心就要去告白的。但是告白要怎么样呢,杨敬华还真不知道,难道要直接说:

“端木熙,小爷我想给你生孩子吗?”

这个问题杨敬华到底是百思不得其解。
大概是“天公作美”吧,恰好这天杨敬华又被端木熙叫去了办公室,原因大概是打伤了学校里的一位优等生。放学后的夕阳斜映入办公室,暖意的色调洋溢满了室内,唯有几处阴暗的角落还未被照亮。若是掀开掩窗那层薄纱,一切都会通透明亮。余晖落在端木熙的脸上柔和了棱角,显得格外温柔缱绻。杨敬华看着竟是喉结略微滚动咽下了一口唾液。

靠,不愧是他喜欢的alpha,怎么这么好看。

这样僵持的气氛没多久就由端木熙先打破,他今天带了那副度数不是很高的眼镜,透过镜片目光流转停滞在杨敬华脸上,这一下竟直击了心怀鬼胎之人的心扉。一瞬间端木熙想起了很多关于面前这个人的事情,他确实敬佩,甚至说有点暧昧不清的喜欢这个人对人生的态度,按道理这样强的omega多半会伪装自己的性别,而杨敬华从来不掩不饰,他不觉得自己哪里不合群或特殊,反而可以生活的更好。

这样的一个人,究竟该算特殊,还是不特殊呢。

“为什么打架?”

“嗯——如果我说他们说老师你坏话啊,你信吗”杨敬华依然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老师这个字眼端木熙还是第一次从他嘴里听到,不由得无奈的摇了摇头。“你经常在学校里胡闹很危险,万一有图谋不轨的人标记了你你这辈子就完了,杨敬华。”他一字一字认真的提醒着他的学生,他一直以来很上心的学生。不想杨敬华竟如同刻意般很浮夸得装作思考模样,气得端木熙都要忍不住笑出来。一阵假装思量完毕后那人竟是眯起眸子满是笑意的看着端木熙,手臂撑着桌子倾身隔着办公桌凑近端木熙的面庞,稍一偏头就到了年轻老师的耳根。
“那个人是你端木熙的话,我还是挺乐意的。”

如果无视已经通红的耳根,端木熙现在的表情还是淡漠的,甚至有些审视的感觉敛起了眼眸略微抬颚紧盯这个大胆的omega。他心里早就明白杨敬华对他有意思,只是不说,他没想到杨敬华主动暴露的这么快,而且打了最直接的直球,此时他打算继续装傻下去。

“什么意思。”
“我,杨敬华。喜欢你端木熙的意思。”

“喜欢?”端木熙装出一副不屑的模样,其实心里对杨敬华还是很有好感的。或许是天生老妈子属性,这个麻烦鬼学生总是能引起他的注意,注意他的每一个神态,一举一动都吸引着他的,独特的杨敬华。

“毫无诚意,我怎么感受的到你喜欢我。”

诚意——?杨敬华这次是真的思考了好一会儿,最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面颊有点发红,却还坚持着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翻桌到端木熙身边打着斜跨坐在意中人的腿上。嘴角上扬一端扯出个颇为邪气的微笑,面上却早晕染上一片绯红的薄霞,和天边此刻水晕开样的绚烂烟霞一般赏心悦目。这些都真真切切的落在端木熙眼里,着实觉得这个抱着自己肩颈坐在自己腿上的小家伙格外可爱。

杨敬华吻在了端木熙皮肤细腻的颊上,端木熙则在杨敬华唇瓣上感受了一番柔软。明显得意犹未尽,心意刚刚通过虔诚的吻相通,哪儿能不再继续呢。今天这场漩涡一般的情爱,他们俩谁也逃不掉。杨敬华的身体总归是属于omega的娇小,可以被端木熙轻易揽在怀里,端木熙论力气不一定比得过杨敬华,但这是杨敬华所情愿的情况,那便不似一般了。

端木熙不是神,但也是神明,是属于杨敬华一个人的神明。
情欲渲染弥漫,爱意肆意交错。

“端木熙啊,方才还说让我小心别人图谋不轨,现在看,图谋不轨的人是你吧。不过——我喜欢。”

                         2017.10.4by晓风残月

红绡帐暖度春宵 端木生贺熙华r18

走外链
*巨长的墨迹破车。
*华熙为前提的熙华肉,注意避雷。

https://m.weibo.cn/6361595534/4150154581551355

手机摸一个古风燕子。
其实是八百年前的存稿(。)